2014年11月15日星期六

「強秦亡國,在於暴虐。」是耶非耶?

「強秦亡國,在於暴虐」一說恰當。秦政府在役民政策及法律制度上,對人民而言是嚴苛殘忍的。而在人民不能維持生計,無法忍受之時,終起而反抗而導致秦亡。

強秦亡國,以陳勝、吳廣之造反為導火線,並引起全國響應,紛紛揭竿,終致秦亡。陳勝、吳廣是秦的下級軍官,在押送九百名閭左兵服役時,途中遇雨,道路不通,不能如期到達戍所。但根據當時的法律,軍隊誤期要全體處斬,故二人唯有乘勢發難,激勵九百名士兵一起造反,以保性命。由此可見,是次造反,正是由役民政策和嚴刑苛法所引起。

秦政府役民過甚,又因為法律嚴苛,使人民敢怒不敢言。其役民之逾量,從秦代之建設可見,其築長城、修馳道、建設首都,此皆非常龐大的工。據錢穆所說,秦始皇政府未脫其貴族階級的氣味,對役使民力視作必然。此由始皇隨意役民建宮殿、建陵寢可見,此兩項皆皇室的私事,但其役民之量毫無保留。舉一例子,當時在邊疆戍兵,長城戍三十萬,五嶺戍五十萬,也不過是八十萬人;但單單是建阿房宮,就役使七十萬民力,可見其窮奢極侈,殘暴不仁。

除建設外,秦始皇又為了國家的統一和穩定,收軍器、墮城郭、決川防、夷險阻,又派兵戍邊,此又耗用大量民力。役民過甚的另一證據,就是各項目標達成及各項建設完成的速度。在秦統一中國後,短短十五年中完成各項工程。雖不能抹殺其對後世的貢獻,但在人民的角度,在戰後未能得到喘息的機會,便即時投入苦役,可以想像其苦況。

秦統一中國後,理想遠大,試圖將秦國的制度,包括法律及賦役,套用至全國,在各方面作出統一。但因為始皇出身貴族,始終未能切身感受民間的情況。古時封國地小,四境相距最遠不過三、四日路程,工作數天後,往返仍不過半月。但天下統一,以全國四境為邊,使百姓力役成為一大苦事。例如用長江以南的會稽人民,戍黃河以北的漁陽,路程遙遠,往返可能需要半年,但各人旅費自負。在連耕田的時間也被榨取的情況下,還要負擔沉重的旅費,生計也成問題。又因秦之嚴刑苛法,有誤期者重罰,有微言者又重罰,莫有敢言者。因此,中央對這樣的民生問題未能掌握,所能體恤而作出的對策有限。由此,很多原來可行的制度,變成剝削人民的暴政。由此可見,秦之力役,在天下一統後,加上法律的配合,對人民來說正是暴虐。

總而言之,因力役制度及嚴刑苛法的結合,加上不加收斂的役使民力,窮奢極侈,形成暴虐的政府,引致平民反抗,終致秦亡。因此,「強秦亡國,在於暴虐」一說恰當。


參考書目︰
錢穆︰《國史大綱》(修訂本)上冊,香港︰商務印書館,1996

傅樂成︰《中國通史》上冊,台北︰大中國圖書公司,1982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