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31日星期四

《草》

離離原上草,一歲一枯榮
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
遠芳侵古道,晴翠接荒城
又送王孫去,萋萋滿別情

詩魔白居易所作的《草》,全詩用字淺白,意思上又幾乎句句關鎖緊扣,語淺而意深,是學寫好詩的楷模。一般人往往以淺俗論白居易詩,宋代時蘇軾便有「元輕白俗」的說法,以為元稹、白居易二人的詩俱以淺俗取勝。然而「淺俗」實不足以完全表達白居易詩的特色,明人胡應麟在《詩藪》內便指出「樂天詩世謂淺近,以意與語合也。若語淺意深,語近意遠,則最上乘,何得以此為嫌?」這正能清楚點出白居易詩,用語淺近而意思深遠的特點。

先就格律方面說明,《草》詩是五言律詩,平起首句不押韻,所用的韻部是下平聲八庚韻。此詩通篇無一深字,所寫亦人所共見事物,淺白之餘尚有用典,即「最上乘」之作。此詩起首「離離原上草,一歲一枯榮」兩句,開篇即針對著題目「草」着墨,第一句先從原上草寫起,第二句寫原上的野草每歲都經歷榮枯,寫原上草生生不息的頑強生命力。第三、四句「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」,點出原上草雖遭野火所燒也燒之不盡,春風一到即又蓬勃生長,具體刻畫了原上草所經歷的榮與枯,正好和前兩句互相呼應。頸聯「遠芳侵古道,晴翠接荒城」承接前句,對原上草「春風吹又生」進一步描述,刻畫原上野草的生機蓬勃。雖然「遠芳」和「晴翠」同樣是描寫原上野草,然而「遠芳」寫草的氣味,「晴翠」寫草的顏色,分別從嗅覺和視覺兩方面寫出原上野草的特性。第五句的「侵」字,見出野草從原上逐漸滋生,蔓延到古道之上;第六句中的「接」字,也能寫出連綿不斷的野草,從原上生長到荒城處去。五、六兩句各用一字,便能將原上野草的生命力的蓬勃,極為形象化地刻畫出來,由此可見白詩雖用語淺易,然而用字卻是一絲不苟,由此可見其匠心。最後兩句「又送王孫去,萋萋滿別情」承接上文,藉着野草蔓延到古道之上與荒城之間的描寫,而將寫景與人事綰合起來。此句本於《楚辭.招隱士》中的「王孫游兮不歸,春草生兮萋萋」。這兩句不但用事典雅,且語出有所本;寫出野草與人事之間的關係,在詠物的同時兼能點出其中關情之處,此即其「語淺意深」處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