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30日星期三

禮失求諸野

能生於香港,並在香港學習古文詩詞,絕對是一種福氣。雖然香港現在開始走向沒落,但現在仍可說是當今世上,學習古文詩詞的天堂。
香港的優勢在於本身的語言及文字。書寫正體中文字,再加上與中古音相近的廣東話,於理解古文詩詞有很大幫助。在世界上也很難找到類似組合。
例如使用正體中文的台灣,主要的語言是國語,國語的問題在於沒有入聲。這對於朗讀詩詞產生很大障礙,因為入聲字為詩詞帶來頓挫感,使用國語讀詩詞只有抑揚而沒有頓挫。這情況在岳飛的名作《滿江紅》尤其明顯,因為這首詞通篇押入聲韻,若以國語朗讀,實難以完全表現其慷慨激昂的節奏。雖然客家話、閩南話等帶有入聲的語言在台灣也會使用,但始終不是主流,而且在學校也不會用上客家話、閩南話作教學語言吧?
又如廣州,大部份廣州人仍懂得說廣東話,對於唐詩宋詞中的入聲的神髓也較北方人容易掌握,但問題在於學校也不會用廣東話教學。而更嚴重的問題是出於其所用文字,這對於理於古文詩詞精鍊的用字,實乃一大障礙。簡體字實際上是戰時為了使參軍的文盲看得懂軍令而設,原本只是一時權宜之計。大概當初設計簡體字的人,也不會想到會使中華文化淪落至今日的田地。
孔子有言「禮失而求諸野」(語出《漢書‧藝文志》),早有聽聞唐代在日本,明代在韓國。我留在日本差不多一年,不時參觀古蹟、觀看祭典,發現其建築當中保留不少唐代的建築風格,祭典之中又不乏廿四孝、唐代詩人等故事。香港鄰近地區的前主席在2008年到訪日本時,曾到訪一間學校為學生講解詩仙李白的《靜夜思》。但他所用的版本與日本流傳的版本不同,而日本所流傳的版本,是李白原詩的可能性極高。
令人更感到意外的,是日語竟然保有入聲發音。初學日語時,也沒有注意到日語的發音有保留入聲,當初只是發現日語的「促音」很有頓挫感。然而,保留入聲發音的除了促音外,還藏在「母音無聲化」的規則中。例如「學生」,粵音hok6 saang1,其中「學」是入聲字;日語發音gaku sei,根據母音無聲化的規則後,發音變成gak sei。
由此可見,日本除了在文化資料上保存了中華文化,連發音方面也保留部份中古漢語的特徵。眼看香港的語言及文字開始走向沒落的同時,發現日本所保有的中華文化,實在不得不輕嘆一句「失禮」。不過,任由外國如何保存中華文化,始終語言不同,一定有其不足之處,即使有方法完全復原中古音,並將詩詞製成音軌,都只能算是死資料。對於中華文化的傳承,香港是現時華語地區中最有優勢的地方,因為香港的廣東話是活的,是擁有生命力的(除了繼承中古音韻,更不斷產生香港獨有的新詞匯)。因此,香港現在的語言文字,我們這一代實在有必要悍衛。
2014年京都祇園祭山鉾巡行 - 白樂天山 (有關唐代詩人白居易的故事)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